2012年1月5日

策略風險

Though this risk cannot be calculated with engineering precision, it can in some cases be judged with a degree of accuracy that is useful. The primary factors bearing upon this evaluation are:
1) The certainty with which the long-term economic characteristics of the business can be evaluated;
2) The certainty with which management can be evaluated, both as to its ability to realize the full potential of the business and to wisely employ its cash flows;
3) The certainty with which management can be counted on to channel the rewards from the business to the shareholders rather than to itself;
4) The purchase price of the business;
5) The levels of taxation and inflation that will be experienced and that will determine the degree by which an investor’s purchasing-power return is reduced from his gross return.
———Warren Buffett’s Letters to Berkshire Shareholders, 1993.
巴菲特:
雖然這樣的風險無法計算到像工程般精確,但在某些案例至少可以判斷出有用的準確程度,與這評估有關的主要因素是:
1)企業長期經濟特質可以被衡量的確定性;
2)管理階層可以被衡量的確定性,有關於實現企業全部潛能和智慧地配置現金流的這兩個能力;
3)管理階層能被指望將企業獲得的報酬確實輸送給股東而非給自己的確定性;
4)買進這家企業的價格;
5)可能碰上的課稅和通貨膨脹程度,那將決定投資人從毛報酬降低到購買力報酬的程度。
筆記:
不過,我想您應該會有很多疑問,例如:巴菲特選股策略那三大構面根本不可能精確地判斷出來吧?沒錯,那就是這篇文章的主旨:策略風險。
1.首先就是「企業經濟特質」可以被衡量的確定性衡量這個構面時,巴菲特主要是依據財務報告所提供的資料來進行判斷,如果財務報告的內容是真實的,那麼策略風險就來自於是否能準確地衡量公司的長期經濟特質,也就是說您有可能誤判一家公司的經濟前景;如果財務報告的內容是虛構的,那麼策略風險就更大了,如果您忘了這有多可怕,您可以回味一下「賣出時機,基本上不賣,除非先前的分析誤判」。不過,這並不代表「因為財務報表有可能是假的,所以您就不用看財務報表」;智慧型投資人仍然必須閱讀財報,專業的投資者如葛拉漢、巴菲特和蒙格甚至還會對財報數據進行修正,以呈現公司的真實狀態。
2. 接著就是「經營管理團隊」可以被衡量的確定性,巴菲特在這一項提及了「實現企業全部潛能和智慧地配置現金流的這兩個能力」,也就是說經營管理團隊的「能力」可以被衡量的確定性。我們要求經營團隊必須是「能幹的」並且「稱職的」,一般來說這樣的能力是由公司的績效來評估;然而公司的績效則是由財務報告來評估,結果這又回到了前面所討論的內容,您還是得小心誤判的風險。
3. 同樣是「經營管理團隊」可以被衡量的確定性,不過巴菲特在這一項是講到「將企業獲得的報酬確實輸送給股東而非給自己」。我們要求經營團隊必須是「誠實的」並且是「股東導向的」,但是想評估這種看不到的條件是難上加難,如何判斷一個人是否誠實正直?如何判斷一個人是否是為股東著想而不是為自己著想?在這個人背叛我們之前我們根本看不出他的真實內心世界。但您也別因此太悲觀,畢竟我們是智慧型投資者,我們仍然有辦法在「一定的程度上」判斷出經營團隊的內心世界。
4.「合理的價格」可以被衡量的確定性,由於合理的價格包含了主觀的判斷,而且財報數據也有可能不是真實的,因此準確地判斷這家公司到底值多少錢是不可能的,我們只能判斷出這家公司大概多少錢,以及它的範圍,而這樣的判斷也還是有風險的。
5.課稅的程度和通貨膨脹程度,這兩項風險會使投資人的報酬率降低。舉個證券交易稅當例子,您越頻繁進出股市,您必須繳交的證交稅就越多,您的報酬率當然也就越低;而其他相關的課稅也同樣會使您的報酬率降低。此外,在相同的投資報酬率下,通貨膨脹程度越高,物價指數越高,您實際上能買到的東西就越少,也就是說您的實際報酬率相對變少。
要精確衡量以上的風險是非常難的,但是難度高並不代表它們就不重要或是無法克服。巴菲特認為投資人仍然可以運用「不準確但卻有用的方式」,來「看出」某項投資的內在風險,而不用參考複雜的公式或是歷史股價
author:Frank Lin (林志鴻)

0 意見:

張貼留言